这是纪念“二·六”轰炸被难同胞纪念碑,立在徐家汇路边,凝视车来人往。面对繁华街市,我们很难想象,在70年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1949年5月,上海解放,但当时的上海并不太平。蒋匪空军长期无差别轰炸上海基本生产生活设施,造成大量无辜平民死伤。与此同时,解放军几乎是一支以单一陆军为主的力量,空军还未形成战斗力,而上海的高炮兵力不足以击退匪机,以至于上海空域几乎不设防,也无法充分设防。

根据蒋介石在“草山军事会议”的部署,1950年1月7日至3月20日,蒋匪空军对上海市继续发动广泛且惨无人道的无差别轰炸,目标针对发电厂、码头、仓库、船只、车站、铁路、桥梁等各种生产生活设施。其中,以2月6日的轰炸最为猛烈,史称“二·六”轰炸。

在“二·六”轰炸中,五家主要电厂、自来水厂及其周边居民区被严重损毁,造成至少1372人伤亡,2500余间厂房、民房被炸毁,上海供水、供电几乎中断。作为蒋匪营造政治恐怖的一环,蒋匪飞机自由进入上海空域,国民党特务乘机制造社会恐慌,引发严重的社会动荡和经济失稳。原法商电车电灯公司是负责原上海法租界地区电力供应和电车运营的企业,位于今天的徐家汇路重庆南路口。“二·六”轰炸时,法电是被主要轰炸的电厂之一,其周边居民亦伤亡惨重。据统计,在“二·六”轰炸中,卢湾区死伤居民三百余人,毁屋八十一间。

设置伪装设施、打井取水、交通管制、用水及灯光管制、防空警报、消防设施、调整上班时间、成立反轰炸组织、疏散内迁——在党和政府领导下,一系列反轰炸应急措施在“二·六”轰炸后被设立起来。两个高炮团紧急南下上海,应邀援华的苏联巴基斯基空军防空集团也开始协助上海防空工作,上海空中攻守格局自此得到根本性了逆转,蒋匪不能也不敢再对上海狂轰滥炸。而罗炳乾等一批国民党特务被抓捕后,上海社会的最大不稳定因素也被彻底铲除,为上海之后的快速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为纪念死伤群众,1951年,卢湾区政协决定,在邻近法电的徐家汇路卢家弄口设置纪念“二·六”轰炸被难同胞纪念碑。纪念碑设立时,正是全国人民抗美援朝的时刻,故正面刻有“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八个大字;而纪念碑背面则明确指出蒋匪的累累罪行,呼吁反对美帝国主义,粉碎帝国主义侵略阴谋,保卫胜利,争取和平。

留下评论

点击“发布评论”后,您确认以CC BY-SA 3.0 CN协议许可他人使用您的评论内容
本站使用Akismet以筛选垃圾评论,请了解Akismet服务的隐私政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