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就医迷思

新冠疫情背景下,居家学习。上海大学生要到医院去看门诊,成了一个问题。

根据现有制度,如果一位上海大学生要到公立医院看门诊,需要先经过校医院或指定社区医院转诊,开具转诊单据。疫情当前,学校不可能随便让学生进出,因此,大部分学校已经宣布暂停这项制度。何况,如果要看急诊,也不会受到这项制度限制。综上所述,这一点可以暂时忽略。

但是,上海大学生并不持用社会保障卡或医疗保险专用卡——即使是上海户籍的大学生,持有社会保障卡,其医疗保险功能也会在入学次年元旦被系统自动冻结,直到毕业后次年元旦或开始缴纳职工社保为止,因为医保系统里并没有你的缴费信息。这实际上是过去大学生公费医疗取消后转轨至居民医保的遗留问题。

因此,上海大学生在医院看病,无法实现实时结算,必须按自费身份挂号,先行垫付所有医疗费,返校后向学校申请报销[1]。垫付医疗费对学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等待学校审批报销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不统一的就医卡。从左到右:上海市皮肤病医院就诊卡,同仁医院就诊卡(新版,未标医联标志),奉贤区中心医院就诊卡,社会保障卡
不统一的就医卡。从左到右:上海市皮肤病医院就诊卡,上海市同仁医院就诊卡,奉贤区中心医院就诊卡,社会保障卡(自摄,仅用于文内阐述,就诊卡版权归各医院所有)

此外,上海存在着各种就医卡,也令人极度困扰。上海很早就开始实行医疗联合体制度。2005年9月,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成立,管理市属公立三级医院。2006年开始,23家市级医院及多个区的医院就诊卡陆续统一标准,就诊卡、病历册上也标注申康中心“医联”标志。

但到目前为止,仅有上述23家三级医院实现了就诊卡通用,这意味着每到一家三级医院就可能需要单独的就诊卡,也给就诊者带来了认知混乱——例如,拿着奉贤区的就诊卡,你无法在长宁区的中心医院挂号;而拿着长宁区的就诊卡,你也无法在同区的其他三甲专科医院挂号,因为奉贤区、长宁区的中心医院都不在23家范围内;若在闵行区就医,则还需要办理不兼容“医联”标准的闵行区健康卡。

技术上,让兼容“医联”标准的就诊卡互相通用并没有任何技术难度,让各区发行“医联”标准卡也并非在技术上不可能。但卫生主管部门和医院主管部门如何让这一切实现,则有待时间观察。

备注

  1. 关于做好本市大学生基本医疗保障工作的通知》(沪人社医发〔2016〕42号):“(三)大学生在本市普通门诊实行院校医务部门就诊和转诊医疗。大学生经院校转诊在本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发生的门诊医疗费用、在本市或外省市因急诊发生的医疗费用,以及因病等休学期间在外省市发生的普通门急诊医疗费用,由其本人垫付后,回院校按规定报销。”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1. 并不严重,但目前大部分高校都没有公开自己何时返校、何时开学,所以大学生看病这件事还是处于“疫情模式”。

留下评论

点击“发表评论”,您确认以CC BY-SA 3.0 CN协议许可他人使用您的评论内容
本站实施评论全审核制度,留言需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或规章。
本站使用Akismet以筛选垃圾评论,请了解Akismet服务的隐私政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